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想4

  风卷着呼啸声往前拍,天阴黑黑的,沁着浓墨一般,云絮互相推挤着叠成肥厚的整团压满天空,不时露出一点锐光。这和上午的晴空万里完全不像在同一个次元,让人生出

主教楼


我们家鸟一刻不停的叫我要先去安抚一下!!!头大.jpg  


------因为不负责任的[。]推亲友入了翔周坑,所以产生的以下对谈------

她:【二翔写不出题库答案急得想吸烟但在图书馆只能频频出去抽而被心疼的小周拦下建议开房去学习.jpg】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想起以前高三的时候有一次台风下暴雨学校停电然后我和我小伙伴出校门闲逛,结果买了杯奶茶就就近找了个茶店去掏出了题集……...

期待

越来越看不下去

头疼。这回忆杀还套着回忆杀。一路看到59%,这作者明明想搞个谈恋爱的文,却还要他们建功立业;建功立业干不好,不时的又回头要他们去谈恋爱。

作者一支笔,也不知道要划向哪里,好像是这头写不爽,就拿那头凑,那头写不下了,就开这头补上。

我倒想赶紧理下感情线,只看两个男主展开勾搭的三俗戏,但那奸情还偏偏得要翻石撬壁的从剧情里挖,苦不堪言。

薛洋图什么?

刚开始看《魔道》,薛洋是不是有病啊?这么折腾图什么?手都没摸上啊,什么?这辈子摸不上所以毁也要毁到自己手里?这是啥思路啊?


百思不得其解。


倒是挺理解他因为自小无教无养生活暗黑,一直没有良好的心理引导,有心理疾病是砸瓷实了,还是心理医生头疼又兴奋的病人,这辈子估计连吃药带心理干涉,是出不去医院了。


现在这个结局,让人恨得牙疼,又有点心酸。他心理年龄才5岁,从没有过的心爱珍物,理智告诉他得不到,情感告诉失去就死,离远一点生理就给个剧烈反应,那是胃也缩骨也痛吧?眼睛有没有发涨?肌肉有没有痉挛?喉头有没有发紧?所以打滚也要,被拖行血肉模糊也要,扯得手指撕开那人也要远去,终于绝望心灰...

想对时时担心的蓝河说;想对自信又自疑的老叶说

放心吧,他就是你的。永远是你的。他的意志力是很可怕的。对他存有信心吧。你绝对是他目标路上的终点,取得你和取得冠军一样重要。你也要给他一个信心:我是你努力能争取到的,我是你珍惜能永远护住的。你们能走到永远的!加油啊小许同学!

放心吧老叶同志!
小蓝下定决心后,一定是你生活上的辅助,工作上的理解,人生路上的依靠,困顿中的手,开怀时的笑,相对时说不完的话,相隔时无尽的安心!

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记和亲友的讨论——初驶技术

她:这篇不错。

我:开篇满好的,非常合理,最近很用心的文了。

她:是的。

我:觉得可以写得再长点,叶蓝的心不用一开始就特别在乎彼此。从相熟的朋友开始,再思索到有点在意,然后再心里一动,这样自然点。也不用写都是弯的,就是对彼此才有感觉,看别人未必走到那块去。生活上直男感多一些,是绝对的成年人,但只有碰上彼此才能无缝成5岁的孩子。

我:一起玩的超开心,做人做事都对彼此的胃;分开互相想念,有过惊讶与疑惑,但是想到对方就很向往,没有那种少年情爱初开时融合成一个人才成的激动,就是想和他在一起,生活才对的。

我:然后就可以写国家队回来了,心情也像小别胜新婚,狠狠地想扑向对方。接下来是马上肉一发还...

记一次回翻太太往文时的畅想

[当我不认识这个粉的时候,我基本上不会在意什么。]她略抬了抬头,耸耸 肩,在单人沙发里窝得更舒服一点,[现在的麻烦是,我认识了她,和她谈过话,她已经从单纯一个ID变成了一个人,我们熟悉起来,互相的形象都变得立体又饱满了。]话语略停,复而继续,[现在,她又回头到我们初识的那刻,在我记忆的灰尘里大翻特翻。这简直是公开的处刑,是对我信任的背叛!]随着声音的提高,她的后背逐渐挺直僵硬起来。


抱歉hhhh


我真没写什么过份的,为什么总屏这张图啊?!

 @明月不归沉 

随缘看。

© 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